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九死丹神诀 !

    第7章 威严的奎山

    “奎堂主!”

    一个个人嘴巴张开有鸡蛋大小,没有想到今日在春秋堂的居然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春秋堂副堂主奎山!

    此人做事一向果决且雷厉风行,没有几个人敢惹他,他在皇城亦是有绰号叫奎老虎。

    奎山不仅仅只有药师的身份,他亦是一个武灵层次的强者!

    可以说此人要是在皇城之中跺跺脚,就算是皇室都得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奎山看着水泄不通的人,顿时一丝不悦跃上眉梢,低沉的声音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问道:

    “郑禄,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其话语之中带着的责怪之意落在郑天低耳中。

    郑天低顿时吓得脚都在抖,整个人颤颤巍巍挪向前拱手道:

    “堂……堂主,是这个小子闹事情,要买毒药害人。

    然后我想打发他走,他就开始闹事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郑天低还真是一面龙一面虫,像个戏子一样在奎山面前比划起来。

    那景象,简直是完全的受害者,丝毫没有刚刚那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    奎山越听,面色越发阴沉,最后推开郑禄看向姜空,面带不善道:

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敢在春秋堂闹事!”

    穆婉眉头一皱,如果这个武灵强者出手,自己自身难保,更别说保住姜空了。

    姜空哼笑一声,一步上前站在奎山面前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奎老虎,他居然一点退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奎山也是眼露讶异之色,以前的小辈在他面前基本上都吓破了胆,这小子倒是有点胆识。

    姜空一字字沉声道:

    “我来买药何错之有?

    反倒这个郑天低咄咄逼人,我多次退步,他就是要阻挠我,我不闹事,岂当我是软骨头?

    一个药师连丹方的效用都不明了,配得上药师二字吗?”

    每一句话都是铿锵有力,郑禄瞬间涨红了脸。

    就连奎山都有些动摇了,他摸着胡子,眉宇紧锁着,紧紧看着这个小子。

    “但是你开的丹方确实是奇毒无比,你能否告知我这是治什么的?”

    姜空一步退后,让穆婉走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是玄阶下等丹师,号脉便可知晓。”

    奎山见到穆婉,看见她身上的星袍时候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“苍星道院的人?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一声,语气也稍微缓和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可否伸出手来,让我给你看个病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穆婉冷冷道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就算是面对这样的武灵强者,她也是这样的态度,这种性格冷到了行为之中。

    奎山捏准二指,轻轻放下,闭上双目细细感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呼吸凝住,仔细的盯紧这一幕,春秋堂安静的出奇。

    随着号脉进行,奎山的面色是越发不解,不过很快这股不解转为讶异,再由讶异化为震惊。

    一号脉足足号了半柱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面上的表情不断变化着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也是头一次见到奎老虎会有这样的神色,郑天低都是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他缓缓地收起指头。

    双目睁开,眼中尽是惊骇与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啊!妙啊!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连续三句话顿时让人咋舌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有名的奎老虎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神情?

    但是更让人跌破眼球的是下一刻。

    只见奎山双手扶起,毕恭毕敬对着姜空一拱手鞠躬!

    “我代表春秋堂,向姜公子赔罪,望姜公子海涵!”

    这一幕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人甚至想给自己一巴掌,看看有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而闹剧的主角郑天低已经哑口无言,呆呆的站立在边上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一个武灵境界的玄阶药师,竟向一个废人屈尊!

    这是捅破天的荒唐事情,可就是这么发生了。

    奎山致歉完,转过身来看着郑天低冷哼道:

    “姜公子虽用五毒,但是并无害人,而是救人。

    这位姑娘受的乃是神元穴堵塞之疾。

    绝脉果虽剧毒,但是能够让经脉坚韧无比,而且会让经脉收缩产生一股内力。

    这可以在短时间内对积攒的真气施压,真气闭塞也会因此导通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妙在后手,七灵散等四种毒药乃是缓和作用。

    在绝脉果没有完全发作的时候,以毒攻毒,将毒祛除掉。

    这看似危险的举动,当真是妙手回春啊!”

    众人一个个像是恍然大悟,难以置信看着这个姜空。

    尤其是穆婉,她望向姜空的眼神也变了,惊讶之中带着一丝狂喜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没有骗他,自己的病终于有救了!

    挽救她的武道,那是相当于救她命般的大事!

    以往在这冰山美人脸上绝对见不到这样的神情,她也对姜空越发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姜府少爷,怎会知晓这连强大药师都不知晓的东西?

    “郑禄!”

    奎山突然暴喝。

    郑天低吓得直接跪下来,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“属下该死!属下见识短浅,不知道姜公子用的是救人丹方,求求奎堂主饶属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那张老脸上都快要把眼泪挤下来了。

    真是好演技。

    姜空内心暗道。

    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毁我春秋堂声誉!

    以后你就不要在我皇城春秋堂干了,我会联系江城的人,你收拾东西过几日就去那边。”

    奎老虎不愧是奎老虎,做事还是一如往常的果决。

    郑天低那一双眸子之中充斥着绝望,他看着奎山凶悍的面孔,内心已经明白。

    自己这下子真的要完蛋了!

    皇城春秋堂黄阶药师何其之多,这个位置还是用年岁拼过来的。

    只要奎山想换下他,顶替他的人大把都在!

    小城与皇城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,光是油水上就不能比了。

    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,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大家族人奉承他一个小小的柜台?

    郑天低一屁股坐在地上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奎山回首看向姜空,收起怒意,面露微笑开口:

    “为了弥补你,今日你在这里买灵药的账全部算在我的头上,我亲自为你抓药!”

    奎山亲自抓药,这是何等的荣幸!

    这可是皇城大人物才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姜空点点头不由暗道,这人不愧是春秋堂的副堂主,这份魄力与手段让他都感到此人厉害!

    这种厉害可不是武道境界与丹道境界的强弱与否。

    不然皇城武灵与玄阶药师也有十数个,为何偏偏这个奎山做的了副堂主,这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大好机会,姜空可不会浪费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买了一大堆灵药。

    奎山在边上听得都是头皮发麻,肉疼不已,但是说出去的话岂能收回来。

    在姜空恬不知耻的搜刮之下,他将满满当当一袋子灵药塞入姜空灵戒之中。

    “奎堂主真是仁义,在下佩服,我们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姜空直接带着灵药与穆婉开溜了,脚下生烟,生怕这个奎山反悔。

    后会有期?

    奎山眼皮子一抽,就他姜空这搜刮程度,他八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那一袋子灵药,足足好几千两银子!

    奎山心疼的摸摸口袋,转身回到后堂。

    就在他进入时候,后堂的屏风之后,一个女子缓缓走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一掌轻纱半遮面,肤如羊脂,眸藏星海,就算不见其容,当猜的出其绝色之姿。

    女子见到奎山吃瘪的模样,顿时笑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会让我师父吃瘪啊?”

    奎山见到她,那股气顿时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姜空的混账小子,他奶奶的,坑了老子一个月的俸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姜空不是那个小淫贼吗?”

    女子眸中闪过一丝异色。

    奎山瞥了她一眼笑道:

    “这种消息你都信?皇城势力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子倒是真的是一个天才。

    啧啧啧,以毒攻毒,亏他想的出来,我都不敢这么去尝试。”

    奎山倒起一杯茶慢慢饮下。

    这句话落在边上女子耳中,女子眼中露出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在这皇城中想要让她这位师尊看得上眼的人,可还真是不多啊。

    “姜空?好像有点意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