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茵听到沈约说自己是本科学历,惊讶的嘴都合不拢,虽然现在本科学历的人不少,但是在这种小镇子,那绝对是稀缺人才。

就算是镇长这种副处级干部,也才是个自考本科的,像沈约这种正儿八经的大学生,可真是不多啊。

新疆和内地不一样,新疆是有一个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地方,所以官职大多高配,副处级的镇长,也不说常见,但是也真的不少。

此时邵科长也打水回来了,冯茵立刻站了起来,“邵科长,镇里要召开党委会,差不多还要十几分钟就要开了,你快点过去吧。”

这党委会一开估计得开到吃午饭的时候,邵科长看向沈约,“小沈,要不然你先回去,等下午再来。”

不过一想到固沙村这么远,中午回去一趟也不现实,又紧接着说道:“要不,小沈,你先坐在这,等中午我带你去食堂吃个饭,吃完饭后,咱们在谈事。”

沈约赶紧点头,“邵科长,那您先去忙,中午我带的有饭,您开完会,自己去吃就好了。”

马上要开党委会,邵科长也挺急的,“行,那小沈,你在这里先休息会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邵科长匆匆忙忙走了,但是冯茵却没走,沈约抬头看了一眼冯茵,“不是说要开党委会么,你不用去么?”

冯茵甜甜的笑了笑,“我又不是党员,去那干嘛,对了,你说大学是什么样的啊。”

沈约回忆了一下大学生活,“大学么,其实就是自由时间多了些。大学老师教授讲完课就会走,不像咱们中学一样,会督促学生们学习,都靠自己自觉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了。”

“那上大学的学费贵么?”

沈约笑了笑,“师范学校,全国都是免费的,就连咱们的伟大的***都曾经上过师范呢,就是因为没钱交学费。”

冯茵倒是被沈约的话给逗笑了,“沈老师,那你说我能不能上师范大学啊。”

像这种有工作的人,应该只能上在职的吧,不然工作可就没了,“上师范大学的话,可以是可以,但是这样一来你就没工作了啊,而且你得提前半年报名参加高考,而且能不能考上也说不准。”

冯茵倒是看得开,我的这个工作就是中专毕业分配来的,干不干都无所谓。

沈约听到冯茵这话,倒是一惊,镇政府文员工资比自己当老师的工资都要多吧,她居然显得一点不在乎,沈约出于好心,还是提醒了一下,“如果你真的想要大学学历的话,我是建议你自考的。”

“也就是自己买书在平常空闲时间学,然后每年光过去参加考试就行,考完试后,就可以拿到毕业证,这样也不耽误工作,现在很多人都是这么干的。”

这个年代是一个学历的改革期,中专虽然分配工作,但是已经逐渐不吃香了,因为中专出来,基本只是技术工,然后干几年可以当上职工,混上事业编。而大学出来的话,在这种新疆地区,那就直接是事业编制的科员了,只要搞的好,很容易转行政编当上领导的。

而沈约之所以来要工资的底气这么足,也是因为自己的学历,只要自己转正了,就像县政府承诺的一样,就可以拿上事业编制了,本身自己学历占优势,或许等过几年,自己就可以混上行政编,或许当上一个年级小组长都不是不可能的事。

所以很多想更进一步的人,都开始纷纷自考,所以这一段时间内,自考本科学历基本已经是想上升干部必备的学历了。

可是自考考试和电大夜大不一样,自考是最难的,必须得有正儿八经的知识储备,才容易考过,冯茵哪有那个本事啊,“沈老师,我就是担心自己学习不够好,所以才想去考大学的,要是我自考能考过的话,我也就不麻烦了。”

沈约本身在想,如果实在不行,可以上电大夜大的。

原来沈约的大学老师,也经常会去电大夜大教书,所以沈约也是有些了解的,那些地方基本就是混学历的,不开玩笑的说,老师给你画的重点,基本都会考,拿到那个学历,根本没有啥压力。

电大夜大的学历虽然好搞,而且现在政府也承认,但是毕竟含金量太差了,说真的,有跟没有区别不大,唯一的区别就是有这个学历,可以考研究生。

平常组织部考验储备干部的时候,根本不会看什么电大夜大的证书的,因为大家都是过来人,自然知道这些证书的含金量。

所以要不然就是自考本科学历,要不然就是上全日制,沈约也不想多操心这个冯茵的事,毕竟两人也没啥关系,于是就客气了一下,“自考虽然难,但是只要肯努力的话,还是非常简单的。”

冯茵听到沈约这话,大起胆子问道:“沈老师,你是刚从大学校门里出来的人,应该很懂大学的这些课程吧。”

沈约没明白冯茵的意思,但还是点了点头,“那是当然,怎么可能一出校门就忘掉学过的知识。”

冯茵咬了咬嘴唇,“那沈老师,你能不能辅导一下我的学习啊,我是真的特别想要大学学历。”

沈约教书的地方是在固沙村,怎么可能辅导她的学习,于是解释道:“冯茵,我教书的村子是固沙村,您是政府文员,应该知道固沙村在哪吧。”

固沙村不是自然村也不是行政村,那里最多就是一个即将废弃的小聚居地而已,即使冯茵在这政府当文员,也一时没明白固沙村在哪。

“沈老师,咱们柳沟镇有十五个自然村,我就没听说过有固沙村这个村子,你不是在骗我吧。”

沈约笑了笑,然后指了指东面,“距离这大概五十公里的地方,在沙漠和戈壁的交界处,有个小村子,那里就叫固沙村。”

冯茵听到沈约的话,惊讶的捂了下嘴,“五十公里啊,那早都出了柳沟镇的管辖范围了吧,我们这最远的自然村才二十多公里啊。”

在镇政府里知道固沙村的人肯定也有,所以沈约也没说话,这事不是他能解释的通的。

喜欢沙漠教师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沙漠教师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