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夫人摩挲着霍诗卿背的手一顿,她瞪圆了一双凤目,急声问:“你既然不想退婚,那药是……”

晶莹的泪珠落下,霍诗卿葱白的细指抓着母亲的锦衣,她哽咽道:“我根本不知道粥里有药,当初娘问过我,我要真不愿,为何不早说,偏要喝药,逼迫母妃。”

说到这里,望着怀里烧得小脸通红,娇娇弱弱的女儿,霍夫人也明白了,她们母女这是被人摆了一遭。

霍夫人紧紧抱着霍诗卿,心里一阵后怕,指尖发凉,她咬紧了牙,恨恨地说:“霍诗莹那个小白眼狼,和她娘真是一模一样,看我这次可饶不过她,她可真是害苦了我的卿卿”。

霍诗莹的母亲柳氏打小父母双亡,因为和镇国公府有点关系,就一直寄住在镇国公府,她从小就是霍夫人的小尾巴,一口一个姐姐叫着,她看她柔柔弱弱,也就认了这个妹妹,两人算是打小的手帕交。

她从小护着她,包括柳氏出嫁,都是她给找的清白人家,出的嫁妆,几年后柳氏的丈夫病死了,她不放心柳氏,还专门把她带回平城王府,省得她被婆家欺负,可柳氏拒绝了她,说这样不好,她就掏出私房钱在外面给柳氏置了宅子。

谁成想她这还怀着孩子,平成王就把柳氏抬进了门,还带着一个一岁的孩子,那时候她才明白被骗了,被从小当成妹妹的人和丈夫背叛,气急攻心之下她早产了。

霍诗卿从出生身体就不好,拿药当饭吃,每次看着女儿娇弱地躺在病床上,她就恨柳氏和平成王恨的不行,所以对柳氏带来的那个孩子也不待见。

她是将门之后,大家闺秀,也不喜欢用阴毒的法子对一个小女孩,就只能无视她。

霍诗莹一直缠着卿卿,她一直很反对两人交好,可是卿卿没什么朋友,性子柔弱,又总是在病床上躺着,身边也没个小姐妹陪着,她也心里难受。

看着卿卿喜欢霍诗莹,她也只能忍了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默许两人来往,她想着有自己看着霍诗莹,她怎么也骗不了卿卿。

哪曾想这霍诗莹和她娘一样看起来柔柔弱弱,却也是条毒蛇,她们母女俩都栽倒她们手里。

这次是下的泻药,要了卿卿的小半条命,那下次要是下了毒药,她的卿卿是不是就没命了

霍诗卿乖乖地窝在母亲怀里,身体轻颤,怒气一阵阵向上翻涌,原来这时候霍诗莹就开始算计她了。

她伸手擦掉母亲眼角的泪,软软地说:“母妃,霍诗莹说了什么。”

霍夫人拍拍霍诗卿的背,眼里闪过一丝厉色,说道:“还能说什么,说你早就不愿嫁给燕王,又碍于镇国公府,所以不愿说,她也没想到你这么想不开,竟然主动喝了药,这次你可不能再饶她了,卿卿。”

要是按照前世,她肯定还是要劝母亲息事宁人,毕竟家和万事兴,母亲一难为霍诗莹,就肯定要和父亲吵架,到时候整个府里都不安宁。

所以她一直忍耐着,就算偶尔和霍诗莹相处感觉不舒服,她也努力维持着和霍诗莹好姐妹的样子,就算结婚后五皇子往家里不停带人,她心里不舒服,也在母亲面前装出幸福的样子。

可上辈子的她的一忍再忍,却什么也没换来,在那些坏人眼里,她就是个包子,可以随便欺负,反正她也不敢说,也不会反抗,只会忍。

这辈子,她不想再这么忍了。

她是平城王府的嫡女,母亲疼爱她,老夫人更是将她放在心尖上,她完全有任性的资格。

霍诗卿坚定的点点头,“母妃,这次我绝不绕她,一定要给她个好看。”

“这就对了。”

说完她扶着霍诗卿躺下,给她掖好被角,娇小的女孩乖乖地窝在被子里,小小的一团,让人不由心生怜爱。

她摸摸霍诗卿的脸颊,温声说:“母妃去去就来,你先好生歇息着。”

霍诗卿把小脸在母亲掌心蹭了蹭,对着母亲露出一个乖乖的微笑,“嗯,卿卿会乖乖的。”

霍夫人唤来丫鬟替她照看霍诗卿,就急匆匆地出去找平成王了。

她现在心里憋了一团火,以前平成王可没有这么关心霍诗卿这个嫡女,这次霍诗卿一生病,他比谁都主动去给霍诗卿退婚,她还以为平成王这是良心发现,结果还是她想多了。

原来这都是人家计算好的。

她这次绝对饶不了他们。

这次唯一让她欣慰一点的,就是她的卿卿会反抗了,不再那么忍气吞声。

她的卿卿打小就温顺柔和,可是她这种性子让她这个做娘的一方面更宠她,一方面也担心她将来嫁人了可怎么办,卿卿的性子受了欺负可能都不敢跟她说。

谁知遭了这一劫,卿卿好像变了,这倒让她也安心了不少。

*

“姑娘,喝点燕窝吧,补补身子。”

霍诗卿躺在床上,听到这个声音,抬眼望去,她刚刚没注意,现在一看,屋里伺候的竟然是琉璃。

琉璃上辈子一直跟着她,也没嫁人,最后为她而死,是她唯一能确定向着自己的大丫鬟。

想起琉璃上辈子死前抱着自己,明明那么痛苦,嘴里说的话还是担心自己死了没人照顾她。

霍诗卿的眼泪就啪嗒啪嗒掉下来,琉璃比她大三岁,一直待她像妹妹,她却让她死得那么痛苦。

这辈子无论什么,她都要坚强起来,好好待这些疼爱她的人。

琉璃一看霍诗卿又哭了,雾蒙蒙的眼睛泛着红,小小的人儿身体单薄的仿佛一碰就要坏掉,心痛的不行,眼眶也红了起来。

她舀起一勺燕窝吹了吹,小心翼翼地喂给霍诗卿,安抚道:“姑娘,不要哭,吃点药就不难受了,你不是还跟奴婢说,要去看灯会吗?等姑娘身子好了,就能去了。”

“嗯嗯。”霍诗卿哭着点头,乖乖喝下燕窝。

一盅燕窝也没有多少,主仆二人一个喂一个喝,很快就没了。

琉璃给霍诗卿擦擦嘴角,又换了帕子,给霍诗卿擦汗。

她的眼底都是淡淡的青色,一看就是这几天也没有好好休息。

霍诗卿等着琉璃擦完,唤住了她,“琉璃,你去歇着吧,我也困了,换别人来看着就行了。”

坐在床边的琉璃摇摇头,她怎么放心其他人来看小姐,“姑娘,琉璃不累。”

“好了,这次就听我的,你先去休息,要是我还没好,你又累倒了,可怎么办。”霍诗卿笑了笑,一定要琉璃先去休息。

琉璃拧不过她,只能点点头,退了下去。

她还生着病,又受了刺激,脑袋现在有点浑浑噩噩的,没一会儿,霍诗卿就睡着了。

她刚睡下,就被外面杂乱的声音吵醒,眯蒙地睁开眼睛。

外面吵闹的声音越发清晰,一个小丫鬟声嘶力竭地喊:“你们不能进去,小姐已经歇下了。”

门还是被打开了,带头闯进来的是平成王身边的大丫鬟,她看着躺在床上的霍诗卿,好似恭敬地说:“二姑娘,王爷吩咐你过去一趟。”

霍诗卿被门外的冷风一吹,下意识打了个哆嗦,还没等她说话,外面传来了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。

“好大的威风,父王平常是就是这么管教你们的。”

伴着声音,门外走进来一个披着狐裘的青年,斯文俊秀,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样子。

“大少爷。”

“大哥。”

他把门关紧,快步走进来,笑着对床上的霍诗卿说:“别怕,卿卿,大哥在,不会让别人欺负你”。

大丫鬟看着他,一脸为难,没想到大少爷这么快就到了。

平成王没有嫡子,只有两个庶子,二少爷才五岁,大少爷从小在王妃身边长大,虽然没有说,但大家都知道平成王世子的位置将来是大少爷的。

所以她现在也不敢仗势欺人了,二小姐一副软性子,大少爷可不是。

“大少爷,是王爷吩咐的,我也没办法。”她一张娇美的脸蛋上写着为难。

霍诗杰冷笑了一声,“主子还在睡着,你带人横冲直撞地闯进来,对主子出言不逊,这也是父王吩咐的。”

大丫鬟一下跪下了,连连请罪,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。

他冷声说:“自扇三十巴掌吧。”

一道求救的目光望向霍诗卿,“二姑娘,二姑娘,奴婢知道错了,你就饶了奴婢这一次吧!”

大丫鬟看着她,苦苦哀求着,大少爷看着,她肯定要用力,三十巴掌下去,她的脸就烂了,她还指望着这张脸,能让王爷看中,宠幸她一次,麻雀变凤凰,怎么能伤到脸。

她们这些下人都知道二姑娘心肠软,现在她只能求二姑娘了。

霍诗卿闭上了眼,以前遇到这种情况,她肯定心软,求大哥不要难为下人,现在她不想了。

“你是等着我亲自动手吗?你也还有脸看卿卿。”霍诗杰看她望向霍诗卿,更加生气,刚刚为难霍诗卿的也是她,现在出事了,又来求霍诗卿,怎么就这么贱。

还好霍诗卿这次没有来求他,他这个妹妹心那么软,结果这些人一个个就欺负她,逮着软柿子捏。

霍诗卿一句话也没说,大丫鬟的表情变得绝望,她扑向霍诗卿,还想说些什么。

却被霍诗杰带的人拦了下来,她跪在地上,流着泪,扬起手,狠狠地打向自己平时宝贝的不行的脸蛋。

“啪啪”的巴掌声在房里响起,不一会儿,大丫鬟那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就肿得不成样子,嘴角也流下血丝。

霍诗杰看她这样子皱皱眉,接着挥挥手赶走了大丫鬟一行人,才转身看他那遭了大难的妹妹,单薄的身子窝在床上,眼角还有红痕,清丽的小脸好像又小了几分,怪惹人心疼的。

他走上前摸摸她的头发,“你真是吓死大哥了,还好琉璃一看她们来,就来通知我,父王也太过分了,你还病成这样,也让你过去,是只有那母女俩是人吗?不过你刚刚没给那个下人求情,表现不错。”

霍诗卿看着眼前的大哥,雾蒙蒙的眼睛又充满了泪。

大哥一直那么疼她,小时候她一直因为生病,经常躺在床上,大哥就经常下学之后,跑来给她讲外面的趣事,还给她讲话本,和她说只要她乖乖吃药,就能和他一起去上学,逛灯会。

上辈子她入狱的时候,听说大哥也死了,被沈子轩杀的,罪名是贪污。

她从小立志当清官,为百姓谋福的大哥,罪名竟然是贪污,多么可笑。

她现在还能再见到他,真是太好了。

“不哭了,不哭了,再哭就不水灵了。”霍诗杰赶忙哄妹妹。

霍诗卿抽抽鼻子,“不哭,我就是想大哥了。”

“大哥也想你。”虽然不知道前几天才见过的妹妹,为何这么想自己,但是想到妹妹这几天的病,霍诗杰也顺着她的话答。

“大哥,”霍诗卿抹掉眼泪,声音有些沙哑,“你带我去找父王吧!”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