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成王气恼异常,整个人急得真是宛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他的心上人和宝贝女儿都进了牢,还背上了毒害嫡女的名声,这次他们的谋划可以说是失败的一塌糊涂。

脸上传来湿意,大总管感觉到平成王的唾沫混着血喷在脸上,眉头暗暗皱起,面上不露声色地劝慰道:“王爷,遇事要静,五皇子殿下那边会有安排的,莫要冲动。”

说完,他把自己衣裳领子从平成王手里扯回来,整理整齐。

“这你要本王怎么冷静,柳氏脸上还有伤,阿莹身子也不好,这大冷的天,雪那么大,就被扔到牢里,她们怎么撑的下来。”

平成王心里真的又气又急。

大总管也没什么办法,事情他已经传到五皇子哪里,可五皇子现在重要的是韬光养晦,而不是因为一个女人就和燕王对上。

再说了,大总管也不敢想,五皇子暗中的力量虽不俗,可对上权侵朝野的燕王,估计也只能低头。

当然,这种话,他自是不敢讲。

他沉思一阵,低声道:“王爷,这事我已传给殿下,您放心,殿下一向对莹姑娘有倾慕之意,怎会不管莹姑娘。”

他打量一下四周,凑到平成王耳边,“王爷,五皇子殿下夺嫡之路上也缺不了平成王府的帮助,殿下不会抛下盟友不管的,等日后五皇子殿下登基,您可就是大燕国丈,也希望王爷到时候看在这段日子的情分上,多帮帮小的。”

想起那些往日高高在上,看不起自己的能臣,只能对自己阿谀奉承,平成王脸上就露出抹笑意,摸摸胡子,“那时自然。”

大总管附和着笑了几声,书房的气氛缓和了一些。

接着平成王的脸马上垮了下来,眉头也紧皱起来。

他是真的愁啊!

他帮着庶女妾室毒害嫡女的事,一旦被人知道,那他这名声,可就不能听了,还有他家老太君,还不得被他活活气死。

这事他从头到尾没有插手,只知道一个计划,他负责的是快速给霍诗卿退婚,这点他也做到了,谁知一向软包子的霍诗卿给了他这么大个“惊喜”。

现在整个计划变成这样,他已经品尝到苦果。

看着身旁一脸谄媚的大总管,他也暗暗留心,五皇子他也不能尽信。

不过还好,今日看燕王的表现,他和霍诗卿可以说是藕断丝连,就算国丈当不上,和燕王府做亲家还是能做的。

这点令他恶心的是,就是他一辈子都只能被霍夫人压一头,他这几日的做法也变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,而且柳氏和阿莹也……。

想起她们,他还是有几分心疼,“大总管,柳氏和阿莹还带着伤,你吩咐人找个大夫,去看看她们,再带着些吃的用的,牢里可比不上府里,她们也不方便。”

太医他就不奢望了,两人现在是待罪之身,他也没有通天的力量给她们找太医。

“不,还是你亲自带人去,其他人去,本王都不放心。”

“小的知道,有王爷这份心意,刘夫人和莹姑娘也知足了。”

大总管似是极为感慨,还拿袖子按按眼角。

“小的先去安排了,王爷您也歇一会儿,今儿您也累了一天了。”

平成王应声点点头。

大总管走了之后,平成王一个人在书房心急如焚,他对柳氏和霍诗莹还是很有几分情谊的,这现在两人也不知怎样,他也安不下心。

他在房里转来转去,就是等不来大总管,也不知他去趟顺天府的大牢,为何要这么久。

直到天都暗下来,大总管才面色为难的回来。

“怎么样?”平成王一把抓住他,急忙问道。

他可是足足等了一下午。

大总管摇摇头,叹气道:“小的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你去了这么久,你怎么不知道,你莫不是在戏耍本王。”平成王又气又急,话里也都是不满。

“小的哪敢,小的……根本没进去大牢。”大总管两手一摊。

平成王一愣,“怎么会这样,你没说你是平成王府的人吗?”

顺天府这是欺人太甚,真当他一点儿脾气没有吗?

“小的说了,可顺天府的人说,燕王殿下吩咐了,不能让人去看她们,这一下午,小的可以说是好话歹话都说尽了,他们也不放小的进去。”

“这……这怎么办是好?”平成王满脸无奈,只能充满希望的看着大总管。

大总管垂下眼眸,一脸思索,这平成王也没出息,要不是五皇子殿下真对霍诗莹有几分心思,再加上霍诗卿的背后有镇国公府,他是真不支持殿下拉拢平成王。

平成王就是个废物,要不是有个厉害的娘,给他娶了个好正室,当初这嫡子之位他都不确定能保下来。

接着又有了两个好女儿,一个赛一个水灵,招人稀罕,不论嫁给谁,他这丈人的身份都牢牢的。

心里虽藏着不屑,面上他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王爷,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去找卿姑娘。”

“卿卿?”

平成王满脸为难,诧异道:“找卿卿干嘛?”

大总管拉他坐下,仔细分析,“王爷您想,这顺天府之所以敢拦您的人,那不还是有燕王这座靠山。”

平成王点点头,作为燕京城数得上的勋贵,被顺天府拦住,他今日可是丢了面子。

“燕王殿下为何这么生气,不全是为了卿姑娘吗?燕王殿下应是对卿姑娘有意,您也能看出来,这卿姑娘要是本人都不在意了,那燕王也就不能说什么。要是能打着卿姑娘的名声去,那顺天府怎么敢拦。”

平成王思索一番,也认可了他的说法。

“你说的也对,只是今日你也看到了,卿卿对本王也多有不满,要不是今日她咄咄逼人,这事也不会到这种地步。”

他心里也感觉到了,霍诗卿已经和以前那个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面团儿,不一样了。

大总管看他似有动摇,接着劝道:“话是这么说不错,可王爷您是卿姑娘的父王啊!您要是发话,卿姑娘不听,那就是不孝,卿姑娘怎么敢?卿姑娘今日是气极了,可她平时一向温顺,肯定会听您的。”

平成王想想,也是这样,他微微点头:“本王去找卿卿,你跟本王一起去。”

说完,两人带着下人匆匆赶往霍夫人的院子。

*

虽是腊九寒天,霍夫人的院子里却其乐融融,一堆人都围着霍诗卿。

屋子里烧着地龙,暖意如春,霍诗卿也脱了披风,苍白的脸上多了些血色,看起来更清丽动人。

燕王派来的太医正,医术自不用说,来了之后,给霍诗卿简单诊断一下,便列了个方子,灌了两碗药。

霍诗卿脸色顿时好了许多,身子也舒坦不少,霍夫人和霍诗杰都欣慰的笑笑。

霍夫人将她揽进怀里,摩挲着她透粉的脸颊,低声道:“可算是好了,这次可苦了卿卿了,那对母女真是蛇蝎心肠,怎么舍得下如此狠手。”

她眼眶微红,今儿她也是担惊受怕了一天。

霍诗卿露出一个乖乖的笑,声音甜糯,安慰霍夫人,“母妃,你就不要担心了,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会越来越好的。”

重来一世,她不会再和以前一样懦弱,她会保护好母妃和身边疼她的亲人的,不会让他们和前世一样,饱受痛苦,含冤而死。

望着似是一夜之间长大了的霍诗卿,霍夫人泪终是忍不住了,“卿卿,你长大了,不过你也不要总操心这些,母妃会保护你的。”

霍诗卿看着母妃落泪,也有些鼻酸,小声道:“母妃,您别哭了,您再哭,卿卿也忍不住了。”

“母妃卿卿你们也是,这明明是个好日子,卿卿报了仇,怎么又开始哭了呢?怪不得书上说,女人是水做的。”霍诗杰有些无奈,打趣两人。

霍夫人一瞪眼,嗔道:“你呀,也就现在打趣我们娘俩,过几日,母妃也给你找个姑娘,看你怎么办?”

霍诗杰夸张的惨叫一声,“别呀,母妃,孩儿还不打算成亲。”

“母妃可是认真的,你的年岁可不小了,这事也该上心了。”霍夫人一脸正色。

霍诗杰胡乱点点头,满脸敷衍之色。

霍诗卿却回忆起来,前世霍诗杰娶的是礼部侍郎的嫡次女,二人家世也算登对,谁知这女子早有心上人,给霍诗杰带了个大绿帽,可让霍诗杰丢尽了脸。

思及,她温声劝霍夫人,“母妃,大哥也有自己的心意,你就别逼他了。”

霍诗杰连忙点头,“还是妹妹说的对。”

“你们呀!”霍夫人满脸无奈,看两人一脸无辜的模样,不禁笑了起来。

“卿卿,你也别说诗杰了,先说说燕王殿下吧,你不是允了人家灯会,可打算怎么办?”

霍诗卿一听这事,就面布彩霞,美眸流转,最后低下了头,声如蚊喃:“就那样呗!”

霍夫人看她一副小女儿作态,不禁莞尔,正打算问下去,门外小丫鬟进来禀报。

“王妃,王爷带人过来了。”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