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卿的声音低如蚊喃,要不是燕王耳力好,估计都听不到。

他剑眉一挑,漆黑的眸子盯着霍诗卿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不怕我?”

以前那个见他就怯生生,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人,说不怕他,燕王有点不信。

霍诗卿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她被燕王的眼神一直盯着,她低下脑袋,染着朱蔻的指甲钳进掌心,带来一丝丝痛意。

半晌,才低低说了一声:“那不一样。”

她害怕燕王,是因为燕王气势太强,她害怕,但是她内心知道他是靠谱的,是好人。而对于沈子轩,那并不是单纯的怕,还有源于心底的恨。

这怎么能一样呢?

把这两种怕放在一起,她都觉得侮辱了燕王。

她抬起头,眼眶有些微红,衬着眼尾的红,有种说不出的风情,亮如星辰的眸子盯着燕王,里面有十分的认真。

“不一样,我怕你,但我信任你,你一直都是好人,”她的语气很郑重,“更何况,我现在不怕你了。”

燕王没想到随口一句话让她这么认真,可其实这也是缠在他们中间,一直存在的问题。

她怕他。

怕他的女人很多,他从来不在乎,但只有她,他希望她可以不怕他。

“真不怕。”

他的拳头在桌下握紧,声音有几分微哑,菱角分明的脸绷着,黑眸如一汪深潭,里面藏着莫名的情绪。

霍诗卿看着这样的燕王,却没有像以前一样,先胆怯起来,而是回望着他的目光,使劲点点头。

她希望他知道一切都是真的,她不再那么怕他了。

幽黑的眸子,瞬间被点亮,像是终于看到光明。

“吃吧,”他唇角勾起抹淡淡的笑,极淡却让人无法忽视,“要凉了。”

霍诗卿看他拿手不自在的遮住唇,可是线条柔和下来的脸,却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,他欢喜极了。

被这样的气氛感染,她也不禁莞尔,埋下头吃酒酿桂花赤豆小元宵。

桂花的味很浓,入口是红糖的甜,舀上满满一勺,软糯的小元宵挤在嘴里,咽下去之后,舌尖还留着一丝桂花的味道。

霍诗卿杏眸弯弯,也不知是小元宵好吃,还是两人的气氛太好。

两人就这么无声吃着小元宵,店里热闹哄哄,两人虽一言不发,却有一份无言的默契气氛。

一切都那么安宁喜乐。

咽下最后一口小元宵,霍诗卿摸摸肚子,差不多了。

她低头不经意间看到腰间的荷包,才想起,她还没把小心沈子轩的事告诉燕王。

沈子轩是燕王的皇侄,在对于二人来讲,她只是个外人,有些话她和燕王说,燕王也不一定放在心上,但是话还是要说就算燕王因此事对她有意见,她也有要说。

她低头踌躇一会儿,“燕王,我有一事不得不提。”

“何事?”燕王温声问,自从霍诗卿刚刚说不怕他后,他全身的气场就难得温和。

“我觉得五皇子殿下不是好人,他的气场我颇为不喜,还望燕王日后提防着他。”

一席话说出,霍诗卿觉得舒服多了,可她也知道这番话越界了,她一点理由也没有,就让一个王爷小心自己的皇侄,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可笑,可前世种种压在心头,也让她止不住那份对沈子轩的恐惧。

燕王顿了一下,利眉一扬,“你……”

霍诗卿身子下意识一缩,但还是望着燕王,她起码要让燕王知道她是认真的。

“不错。”

“嗯?”霍诗卿不解。

“你有这份觉悟不错,子轩平时温和斯文,心思却沉,在他几个兄弟里,他藏的很深,你竟然能察觉出来,也是难得。”

说罢,他低喃一句,“这就是小动物的直觉吗?”

听他这么说,霍诗卿心里欢喜,他自是厉害的,也不用她专门提点,只是听到后一句,她忍不住撅起嘴,谁是小动物?

“我这样,你不会觉得我……”挑拨离间吗?

剩下的话没完,燕王就止住了她,“本王知道,你是对本王好。”

这种关心让他欢喜。

“不过,”他话锋一转,引得霍诗卿望向他,“还是怕本王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霍诗卿有些不服气,她刚刚是缩了一下,这也算怕吗?好吧,就算是,那也是他气场太足了,那些大臣都怕,她还是个姑娘,怕很正常。

燕王看她一副气鼓鼓的模样,眼底闪过一丝笑意,“已经有进步,以前你都会哭,可以再奖励一碗。”

这算夸赞吗?

霍诗卿有些无奈,“已经饱了。”

“本王真的觉得你进步了。”

“我也真的饱了。”

她如水的杏眸半垂着,脸上也没有笑意,好似一个人在生闷气。

燕王撑着桌子,也顾不上其他人的目光,俊美的脸上难得染上些许焦急,却不知该怎么说。

霍诗卿再也憋不下去,噗嗤笑了出来,她不好意思地拿着手帕半遮着脸,可一双笑弯了的美眸,却透露出主人的喜悦。

燕王松了口气,“你个小丫头。”

还学会忽悠他了。

霍诗卿好半天才停住笑,她抿抿唇,一副得意的模样,“怎样,我怕不怕你。”

燕王瞧她这幅小狐狸的模样,愣住了神,往日的她都怯生生的,笑脸都难得,刚刚却像夏日的花,明媚张扬。

可这幅和平日不同的性子,也吸引着他,他知道,她是真的不怕他了,她也开始向他展现真实的自己。

“好,不怕。”燕王点点头,语气拖长,带着些宠溺。

霍诗卿刚刚使了真性子,看其他桌上的人都望向他们,她又赶忙低下头,带上了帷帽。

层层薄纱后,她白嫩的脸颊已是遮不住飞霞,她用手摸了一下,已是发烫,她心想刚刚有点过分了。

她惯爱撒娇,可平时都是对着母妃和奶奶这些亲人,对着旁人,她大都是怯生生的性子,今日也不知为何,竟然这么放肆。

因是燕王刚才对她的信任,让她不由得亲近他,毕竟人的信任很难得,也很宝贵,她心想。

燕王看她这样,先是扫了一圈,宣誓了自己的主权,才温和问她,“真不吃了。”

霍诗卿应了一声。

“那我们走吧,外面也差不多要放百花灯了”

两人并肩离去。

百花灯会上,自是说不出的热闹,似乎全城的未婚男女都出来似的,有时只是一个对视一个玩笑,都让同行的男女羞红了脸。

霍诗卿好奇地看着这幅热闹的画面,她前世这时候身子不好没看过,第二年就嫁了,这也是她第一次经历百花灯会。

路边捏糖人的摊子,上面都是栩栩如生的小人,却不是寻常的孙悟空唐僧之类,而且一对对男女,都是照着本人捏的。

她不禁看了好几眼,看围着摊子的男女兴奋地拿着小人,有的还彼此交换小人。

不过她也只是看看,她可不想在这里摘帷帽,那样又要被人围观。

所以只是扫了两眼,她就离开了。

等两人随着人群,踱着步子到河边时,燕京城的燕河边,已是挤满了人。

河边全是小摊子,摆着各种各样的花灯,有些已经被主人点了起来,吸引客人的目光,乍一看,河边都像是闪着无数星星,河面上也飘着许多星星。

霍诗卿和燕王上前,一人挑了一盏花灯,瞧得是两人明明没有看着对方,却都是选的荷花。

在店主人送的纸条上,写下愿望,虽百花灯会是求姻缘,可下笔的时候,霍诗卿想起前世,不由写下:

前尘如梦,望今世,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,平安喜乐。

悲惨的结局还历历在目,霍诗卿对今世的愿望就是大家都平平安安。

一旁的燕王,背对着她,愿望不能被熟知的人看见,否则就不灵了,也不知这个说法是怎么传出来的,大家也一直遵守着。

望着河上漂着的河灯,燕王提笔:

愿卿卿幸福平安

他一直的希望就是霍诗卿可以幸福,她可以不嫁给他,但她一定要幸福。

两人似有默契,同时转身,带着笑意的视线交缠,两人没有交谈,就这么静静地放下百花灯。

霍诗卿望着自己那盏灯漂了好久,直到看不出那盏是她的,才收回视线。

百花灯带着她的愿望漂了很远很远,她希望它能实现,而她做的一切也是为了它。

燕王默默注视着她,等她收回视线,又站了良久,才低声问:“走吧?”

“嗯!”霍诗卿微笑点头。

两人顺着原路返回,百花灯会已是临近末尾,街上稀疏的人群让人不免觉得有几分荒凉。

冬风吹在身上,也凉飕飕的。

燕王重新把手里的大氅又披在霍诗卿身上,不等她拒绝,就解释道:“披着,你身子不好。”

脸上一点凉意,霍诗卿一抬头,才发现下雪了。

细细的雪飘飘扬扬地落下,带着几分诗意。

燕王皱起眉,“快走,一会儿雪下大了,就不好了。”

他伸出一只手,遮住霍诗卿的脑袋,省得雪沾湿秀发。

不一会儿,就到了平成王府。

霍诗卿一敲门,琉璃就等在门口,霍诗卿站在门边上,望着雪中的燕王,“后会有期。”

“卿姑娘,后会有期。”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