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卿整个人愣了一下,她瞪圆眼睛看向琉璃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。

这前几日柳氏才送进去,怎么今儿就死了?

虽说燕王哪里下了命令,说不允许人去探望她们,但霍诗卿却不相信平成王或者说沈子轩,一点儿门路也没有。

她沉吟一番,上前握住琉璃的胳膊,低声问道:“哪里来的消息,可当真?”

琉璃使劲点点头,望着霍诗卿惊疑不定的脸,诚恳的说,“姑娘,这事千真万确,是顺天府的人来通知的,王爷一听见差点儿没晕过去,现在府里已经传开了。”

琉璃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心里也满是不可思议,柳氏那么一个花言巧语,在府里也是颇有手段的人物,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了?

这事搁谁身上一听,也不敢相信。

霍诗卿低头摸摸手里的糖人,小心翼翼地收起来,边吩咐琉璃,“琉璃,我们快点准备准备,然后去找母妃。”

柳氏之死,霍诗卿觉得事有蹊跷,可是琉璃也只知道冰山一角,还是先要去找霍夫人,仔细打听一番,她才好下结论。

“嗯。”琉璃连忙点头,起身替帮着霍诗卿梳洗起来。

霍诗卿带着琉璃呕,两人步伐匆匆地赶向霍夫人的院子,到的时候,霍夫人正在品茶,仪态优雅,一点儿也没受到柳氏之死的影响。

霍夫人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,轻轻抬头,见是霍诗卿来了,忙招呼她坐下,又叫丫鬟拿出霍诗卿爱吃的糕点,沏好茶,等忙完这一通,霍夫人才和霍诗卿说起话来。

“卿卿,这么一大早赶来,可是为了柳氏?”她顺顺霍诗卿鬓角的发,约是来的路上走的有点急,发丝有些乱。

霍诗卿点点头,迟疑一下,问霍夫人,“母妃,你就不好奇吗?这柳姨娘怎么就……”

“好奇,不过主要是高兴,”霍夫人也不遮遮掩掩,笑着说,“她以前天天掐着指头,盼着我早死,现在报应落到她身上了,母妃高兴还来不及,其他的等会儿再说。”

她对柳氏是有感情的,不过再深的感情,也挡不住柳氏对着她的底线一踩再踩,消磨到最后,她对她只剩下浓郁的恨。

那个弱柳扶风,怯生生的唤她念儿姐姐的小姑娘,早在她带着孩子进平成王府的时候,就在她心里死了。

看霍诗卿还是一副疑虑重重的模样,霍夫人直接喂了一块挂花糕给她,见她腮帮子鼓起来,像只小松鼠似的吃起来,才点点头,“早上没吃饭吧,现吃点东西垫垫肚子,柳氏死了是大事,不过我家卿卿饿肚子就是天大的事。”

说罢,她吩咐丫鬟去找厨房做点吃的给霍诗卿。

霍诗卿就着热茶咽下桂花糕,拽着霍夫人的袖子,软软道:“母妃?”

她才不信霍夫人什么都不知道,一早上就坐在这里喝茶,母妃明明很厉害。

“你呀!”霍夫人点点霍诗卿小巧的鼻尖,“就会对我撒娇。”

话是这么说,霍夫人对于霍诗卿现在的主动还是颇感欣慰的,霍诗卿以前的性子说好听是温顺,说不好就是有点懦弱,要是碰上这事,她定是只会害怕的求安慰,现在都会深入思考了,这也是不小的进步。

只是做母亲的心里,有时也有些心疼,经过退婚这事,卿卿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,也是她这个做母亲的,没有保护好她。

她温声说:“母妃这里自然是知道些消息,你也别急,先吃点东西,母妃慢慢说。”

正赶上丫鬟端进来燕窝,她顺势接过递给霍诗卿。

“柳氏死是因为花生,她打小就对这个过敏,知道这事的人不多,牢里给的粥里混了这个,她喝下去就没熬住。”

“这么巧?”霍诗卿眨眨眼,怎么柳氏对花生过敏,牢里就专门给花生。

霍夫人也有些疑虑,“就是这么巧,柳氏身上还有一份血书,是她的认罪书,一切她都自己担在身上,把霍诗莹给撇了出去。”

这大概就是柳氏死了的原因,霍夫人知道她还是很疼霍诗莹的,想是为了霍诗莹的名声和性命,自己送死的。

听到这,霍诗卿就更是郁闷了,搞了半天,霍诗莹竟然没罪了,她可不相信,这一切全是柳氏搞的鬼。

“母妃,霍诗莹都被放出来了,您怎么还这么淡然?难道您相信全是柳氏的错,霍诗莹是清清白白的。”霍诗卿秀眉轻蹙,她是真不想霍诗莹被放出来。

霍夫人见她这幅样子,唇角微扬,“卿卿真是长大了,不过你猜,母妃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
霍诗卿不解,“不是从外公那边吗?”

她外公是堂堂镇国公,霍夫人作为她的嫡女,这消息自然是那边来的,她难道想错了。

霍夫人揽过她的肩膀,凑到她的耳边,低声说:“是燕王殿下。”

“燕王?”

“今儿一早听到消息,我就派人去了镇国公府,可这时间太短,镇国公府的消息也模模糊糊,还是燕王府的人给传了消息过来,所以死因母妃才知道的明明白白。”霍夫人简单解释道。

虽说她现在很淡然,可刚接到消息的时候,她也吃惊不已,燕王虽就不在京,可这消息网却不小。

管中窥豹,她也知道燕王的势力,自不是明面上那些,至少这消息比镇国公府是全了不少。

接着她劝慰道:“燕王那边还带了个口信,说他的人会看着霍诗莹,让卿姑娘不要担心。”

燕王她少时接触不少,能看出他是个冷硬的性子,说句实话,这不讨姑娘的喜欢,没想到,他对卿卿还真是上了份心。

看着两人关系缓和,她也是心里欢喜,她这辈子嫁了个废物,她希望卿卿能找个既疼她又能保护她的知心人。

霍诗卿听到这话,心里一暖,他会保护她的,眼角不由弯起来,只是看到霍夫人嘴角的笑意,她才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玉指轻捏白勺,有一搭没一搭地搅着燕窝,面色飞霞,“燕王殿下是个好人。”

她是真心的,无论前世还是今生,他都在保护她。

燕王当然是个好人。

霍夫人见她有些羞意,只顺着她的话接下去,“对对,燕王是个好人,这次柳氏死了已是不错的结局,要是柳氏和霍诗莹都死了,你父王还不得一起跟着去了,那倒是安静了。”

前几日霍诗卿一直待在院子里养病,也不知平成王为了柳氏和霍诗莹,把府里闹了个遍,还搭上平成王府的面子去求人,也没求出个所以然来,反而闹了不少笑话。

霍夫人对此是深恶痛绝,霍诗卿毕竟是平成王府未出阁的姑娘,结果有个这样的父王,这真是丢尽了面子。

索性现在柳氏一死,希望平成王也能消停下来。

听霍夫人提起平成王,霍诗卿就顺嘴一问:“母妃,父王如今怎样了?”

“还能怎样,哭天哭地呗,府里去找了太医,说他伤心过度。”霍夫人很不客气地翻个白眼,她是真瞧不上平成王。

“卿卿,你可千万别提去看他,不值得。”在霍夫人心里,卿卿哪里都好,就是太容易心软,她怕她听她这么一说,就心疼平成王。

霍诗卿坚决地摇摇头。

她的心很软,可是她对于平成王的哪一点儿亲情,都已经被平成王作没了。

他每一次的偏心,每一次的袒护,都让她心里放寒,人要好好珍惜身边对自己好的人,她没那么多爱,去疼一个不爱她的父王。

霍夫人心里欢喜极了,握着霍诗卿的手,温和的笑笑,“卿卿,你今儿中午就留在母妃这里,母妃亲自下厨,瞧我们卿卿,这段时间可瘦了不少,要好好补补。”

“好啊!”霍诗卿整个人都乖乖的,她最喜欢吃母妃亲手做的饭了。

霍诗卿黏着霍夫人,说着些亲亲热热的话,有很多东西她虽然不能告诉霍夫人,但是前世的分离,让她分外黏霍夫人。

霍夫人被她缠的没脾气,嘴里说她还像个小孩子,可是眼里的笑意却怎么也遮不住。

做母亲的,谁不希望孩子能黏着自己呢?

门外传来一阵声响,霍夫人身边的大丫鬟进来,先像二人福福身子,她脸上还带着怒意,“王妃,莹姑娘进府了。”

作为霍夫人身边的人,她真是气愤极了,莹姑娘做出那种事,王爷还让她回来,这真是不把她们王妃放在眼里。

“她还敢回来?”

霍夫人气的直接站起身来,霍诗莹害了卿卿,以为把一切推到柳氏身上,她就干干净净了,真是不要脸。

霍夫人抚抚胸口,平复一下心情,咬牙切齿道:“回来的好,看我怎么收拾她。”

今儿知道霍诗莹出来的时候,她其实心里憋了火,可是霍诗卿来了,她自然只能当一切都好,毕竟她不能让卿卿伤心,原以为霍诗莹就打算这么消失在她眼里,谁知她又送上门来,她自不会放过她。

“母妃,我也去。”霍诗卿抓住霍夫人的衣袖,面色坚定。

霍夫人只能点点头。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