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卿和霍夫人刚到中屋,就听见女子痛哭的声音,带着滔天的委屈和难过。

门口的两排丫鬟,都战战兢兢的,一看她们来了,忙要进去禀告,霍夫人让身边的丫鬟拦住她,直接带着霍诗卿闯了进去。

她以前虽说跟平成王也有矛盾,但看在这个家,看在霍诗卿的面子上,该有的礼仪和面子她都会给平成王,可是经过柳氏母女毒害霍诗卿一事,她就懒得再维持表面的和平,反正二人已是撕破脸皮,也不用再装。

一进屋子,就看见一个女子伏在平成王怀里哭泣,哭声幽怨,肩膀一抽一抽的,平成王也泪流满面,心疼的不停拍她肩膀安慰她。

霍夫人冷哼一声,提醒他们自己的存在。

平成王抬头,紧紧皱起眉,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柳氏刚死,他心里还没接受这个事实,又碰上霍诗莹回来,还受了天大的委屈,他这辈子就没几次这么悲痛过,头发都白了许多。

“我怎么不能来,这府里我也是主子,总比你总是放些阿猫阿狗进来的好。”霍夫人见他这样,半点心疼没有,直接呛了回去,以前她为了霍诗卿步步退让,这平成王可是半点面子也不给她,现在到了这个下场,也是他自己做的孽。

平成王怒道:“你说谁阿猫阿狗?”

他轻抚怀里抽泣的霍诗莹的背,安抚她不要难过。

“你说呢?”霍夫人带着霍诗卿在另一边坐下,冷冷地看着抽泣的霍诗莹。

平成王被她这样一堵,气的说不出话,怀里的霍诗莹一边哭一边说:“父王,都是阿莹不好,你就让阿莹走吧,反正娘也不在了,阿莹也不想活了。”

霍诗莹说到最后几乎泣不成声。

平成王是又心疼又气,眉头皱的好似能夹死苍蝇,劝道:“阿莹你万不可有这种想法,一切还有父王,父王会替你做主。”

安抚完霍诗莹,他抬头看霍夫人,气道:“顾念,你也是大家出身,怎么一点儿怜悯之心也没有呢,阿莹刚刚失去母亲,正是最痛苦的时候,你名义上也是阿莹的母妃,就不能宽容一点吗?你想想,要是你走了,卿卿要有多伤心。”

霍夫人秀眉一挑,“霍均,你是在咒我死吗?我凭什么对一个毒害我女儿的人,有宽容之心,她和柳氏早知今日,当初就不要做,现在哭有什么用?真跟柳氏一模一样,比谁都会装可怜。”

她真是被平成王气极了,说她不宽容,不将心比心,那他怎么就不想想卿卿呢?感情霍诗卿就活该背上退婚的名头,活该生大病,还不能反抗。

平成王以前的偏心她都忍了,可现在他真是越发过分。

霍诗莹从平成王怀里抬起头,望向霍夫人,一张娇美的脸上苍白如纸,身子好像又瘦了几分,只剩下一把骨头,原本明亮的眸子已是哭的红肿,头发也凌乱不堪,看起来进了牢里就没有梳洗过,那还有原先平成王府小姐的气派。

她抿抿唇,哽咽道:“母妃和卿卿,当初都是我的错,母妃你也不要骂父王,父王也是为了这个家,更不要骂娘,她……她……,不用你赶我,我马上就走,马上就走。”

一番话还没说完,她就好像心疼的说不下去,只死死捂住嘴,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。

霍夫人看她这样,也还是没什么好脸色,刚要说话,被身旁的霍诗卿拦了下来,她撇头看向霍诗卿,心想卿卿这怕是又要心软了。

霍诗莹见霍诗卿这样,也送了口气,一双泪眼朦胧的眸子盯着霍诗卿,里面满是难过,希望能打动霍诗卿。

“假如我没记错的话,那天奶奶已经做主将阿莹赶出府,所以阿莹你不能唤我娘为母妃,而且也没什么资格待在平成王府了,不管母妃赶不赶你。”霍诗卿淡淡说出这一番话,也没管霍诗莹哭的多厉害。

屋内几人都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平成王的脸僵住了,霍诗莹的哭声也一时顿住了,只有霍夫人脸上多了抹笑。

她点点头,对霍诗莹说:“阿莹,老太君做决定的时候,你父王也在一旁,不过这也是他默认的,至于你这声母妃,真是不必了。”

刚刚她真是被平成王和霍诗莹给气晕了,竟然忘了这件事,还多亏了霍诗卿说了出来。

霍诗莹显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,她不可置信的瞪圆眼睛,看向平成王,希望他能反驳,可平成王只是避开她的眼睛,一阵沉默。

他当时也是不愿意的,可是老太君逼他,为了自己的面子,他只能答应,再说了,他还可以把霍诗莹接到府外养,绝不会亏欠霍诗莹。

可这里面的种种他也说不出来,最后只能说:“阿莹,父王也是被逼的。”

霍诗莹呆呆立在原地,没想到她的父王就这么不要她了,那时候她还在牢里,父王就不要她了。

她想起昨日牢里的那句,阿莹姑娘,柳氏和你只能活下一人,这选择权就在阿莹姑娘手里,在下相信阿莹姑娘知道怎么选,万不会让五皇子殿下伤心。

那包花生是她撒的,柳氏死前的眸子死死盯着她,她想柳氏是知道的,那里面有千万种情绪,有爱有恨,那时她想,没关系她还有父王,可原来父王早就不要她了。

她为了活下来,亲手杀了自己的母亲,现在父亲也不要她了。

她心绪起伏不定,直接晕倒下去,平成王赶忙接住她,省得她硬生生摔在地上。

“阿莹,你别这样,你要相信,柳氏死了,父王一定会补偿你,一定不会让你吃亏。”平成王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说些承诺,来让霍诗莹安心。

霍诗莹抱着平成王,埋在他怀里的脸上满是狰狞,平成王说的这些她一句也不信,可是当她为了自己的命,害死柳氏之后,她就只能自己一个人依附平成王依附沈子轩,别的路她根本没有。

“我相信,阿莹相信父王。”这声音听起来难过,可她的脸上却平静下来。

等她抬起脸来看霍诗卿的时候,脸上还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“卿卿,你早就讨厌我了吧,不管你信不信,阿莹是真没想害过你,那些事情我也不知道,我一直把你当做好姐妹。”

霍诗卿看腻了她这幅模样,也不想陪她演下去,“无所谓。”

她不想跟霍诗莹争辩些什么,有前世的记忆在,霍诗莹是怎么看她,她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霍诗莹见她这样,低下头去,只能听到低泣声。

她眼睛死死盯着地面,她恨极了霍诗卿这幅不在意的样子。

她们都是平成王的女儿,凭什么她要和她母亲死命讨好平成王,才能获得一些赏赐,她没日没夜的学习礼仪,努力让自己更有大家闺秀的气质,可是美名远扬的还是霍诗卿,而不是她。

霍诗卿不用像她这样讨好男人,她有一个能保护她的母亲,她的母亲还有一个强大的娘家,她从小就拥有她渴求的一切,而这一切,都是那么不公平。

平成王扶起霍诗莹,瞪着一双眼睛,看霍诗卿,“卿卿,阿莹怎么说也是你姐姐,你的礼貌呢?”

他现在努力的护住霍诗莹,试图掩饰他早就抛弃霍诗莹的这件事,撑着表现自己的父爱。

霍诗卿见平成王这样,直接撇过头去,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她这个父王,可真是虚伪透了,可怜她前世还一直努力在他身上渴求父爱。

霍夫人冷冷道:“现在装什么装,霍诗莹你既然已经不是平成王府的人,就出府吧,时间差不多了,你再赖在这里又何苦呢。”

霍诗莹低着头,咬着下唇,原先她是平成王府的庶女,左右还有个名分,现在她只是平成王的外室女,还有毒害嫡女的名声。

她都不敢抬头,因为她知道那些下人定是在偷笑她,以前她没少耍小姐脾气,现在他们自是开心。

“你也太过分了,就留阿莹待一会儿能怎样?”平成王揽着霍诗莹,没什么好气的说。

“又不是我亲口答应的,霍均。”霍夫人施施然道,看着平成王死要面子的样子,她心里说不出的快活。

始终站在一旁的大总管,凑到平成王身前,低声劝道:“王爷,我带莹姑娘出去吧,莹姑娘的病还没痊愈,也需要休养。”

平成王点头应了一声,为难的看向霍诗莹,他怕她不答应。

霍诗莹脸上努力挤出抹笑,声音沙哑道:“一切麻烦大总管了。”

大总管带着霍诗莹一路走出府,霍诗莹始终连头也不敢抬,无数下人扫过来的目光,就像一把把小刀划在她身上。

到了门口,大总管说:“莹姑娘,我带你去王爷准备好的地方,王爷还是心疼您的,五皇子殿下也惦念着您,过几日就去看您。”

霍诗莹茫茫然点头,她心里对沈子轩的感情复杂,毕竟是他间接逼她杀死柳氏,可她只能依附沈子轩,她现在的名声也找不到比沈子轩身份高的人了。

她知道要是以前的话,沈子轩可能还会娶她,只是没有正妃之位,现在……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