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莹浑身打了个冷颤,她要相信沈子轩,相信他们的感情。

她还记得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,喧嚣热闹的宴会上,她被忠勇侯的嫡女讽刺了,一个人跑去后院,望着天上皎洁的明月,她恨死了霍诗卿,假如今日是霍诗卿,那个女人怎么敢那么说话。

眼泪不争气地滑落,身后的声响引起她的注意,她一回头,就看到一个少年站在身后,少年容貌俊秀,气质矜贵,眼中却是与她相仿的落寞,被她这么一瞧,他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只是出来透透气,他们太闹了”。

他们都出身高贵,却又是家中相对不受欢迎的那个,他们要往上爬,类似的经历让他们迅速对对方有好感,变得暧昧起来。

起初一听到沈子轩让她破坏霍诗卿的订婚,她心有不甘,她怎么愿意霍诗卿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,可是臆想之中成功之后霍诗卿的惨状打动了她。

她也不相信沈子轩会爱上霍诗卿,那种被保护过好的天真,是他们这类人最讨厌的。

谁知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站在一旁的大总管见她一直发愣,提醒她,“莹姑娘,该走了。”

霍诗莹点头,红着眼眶,软声道:“一切就麻烦佘先生了,阿莹这里谢过先生。”

她知道沈子轩是个骨子里自私自利的男人,因为他们是同类,但是她毕竟也是个女子,她想也许她就是沈子轩的意外,而且她现在也只有他了。

大总管带着霍诗莹走远,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东街尽头,伴着路上行人的窃窃私语。

*

霍诗莹走的时候不知是不是故意的,没有关紧中屋的门,如今冷风一吹,门就“嘎吱”一声打开了,带着外面呼啸的冷风。

平成王愣在原地,被冷风吹的一激灵,擦擦脸上干得差不多的泪水,他瞧了一眼揽着霍诗卿的霍夫人,眼神要是能杀人的话,或许今日他就要背上杀妻之名,霍夫人自是不肯认输地瞪了回去。

两人眼神交汇,明明是夫妻,却好似仇人一样。

平成王冷哼一声,收回视线,转身带着自己的人离去。

霍夫人懒得管他,也无心与他争吵,见怀里的霍诗卿一直愣神,还以为她是为了霍诗莹,她摩挲着霍诗卿的肩膀,温声安慰:“卿卿,你刚刚没有说错,霍诗莹也是恶人有恶报,你莫要挂心。”

霍诗卿摇摇头,对着霍夫人关切的目光,有些无奈,她怎么会担心霍诗莹。

她想起大总管离去的背影,无数的记忆浮现在眼前,又因一切都是前世发生的,难免有些雾里看花的感觉。

可是绝对没错。

她前世见过大总管,就在沈子轩的书房里,那时候沈子轩刚对她冷下来,她傻呼呼的,不知道什么原因,只一心从自己身上找错,还以为是自己不够关心沈子轩。

那天晚上,她亲自做了沈子轩爱吃的羹汤,端着去了沈子轩的的书房,却被屋里突然出来的人撞到,热汤撒在手上,钻心的疼,她抬头只看到沈子轩和另一人告别的身影,从头至尾,沈子轩都没有搭理她,只是扫过她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,似是嫌她丢脸。

她记得他唤他佘青,他的背影与大总管渐渐重合,说话的声音也相仿。

霍诗卿的记性不错,所以看来这个神秘出现的大总管就是沈子轩的人,没想到他这么早就派人来了平成王府。

上次百花灯会碰上沈子轩,他身边带着的那个青年就是佘白,日后他明面上的头号谋士。

佘青和佘白,二人的名字如此相似,又都是沈子轩身边的人,若非巧合,二人自然是有关系的。

这次柳氏和霍诗莹坑害她的事,怕是和沈子轩也脱不了干系,霍诗卿想到这,心里有些疑惑,不知道前世沈子轩为何一定要娶她,,只是为了她的家世吗?

那似乎不用他费这么大力气,燕京城的贵女多的是,她也不是里面家世最出挑的。

重重疑问浮上心头,让她想的脑袋有点痛。

霍夫人见她这样,半天没有动静,终是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,“你这小脑瓜又在想些什么,都出神了。”

自从醒来之后,霍诗卿是变了不少,不过也染上个毛病,就是爱出神。

“母妃,我在想这大总管,他也没来府里多久吧,父王为何就如此信任他。”霍诗卿脸上带着疑问。

要知道他父王也不是个善待下人的脾气,可他对大总管的信任还是可以看出来的,就是不知道平成王知不知道大总管是沈子轩的人?要是知道的话,说明他已经和沈子轩勾搭上了。

“大总管?”霍夫人眼里思索,“他是你父王的远方亲戚,家里败落下去,才来府里找个差事,你父王因着这层关系,确是看重他。”

“嗯。”霍诗卿点点头,从霍夫人这段话,她也判断不出平成王有没有和沈子轩勾结。

“可是有什么差错?”霍夫人握着她的手,关切的问道。

“没有,没有。”霍诗卿安慰母妃,她的疑问只是猜想,要就是因这件事又让母妃担心,才是她的罪过。

“母妃,你不是说要下厨吗?我们快去吧,卿卿都饿了。”霍诗卿声音甜糯,她确实饿了。

霍夫人见她这样,忍不住笑出来,一双凤眸弯起来,玉指点点她的鼻尖,笑道:“卿卿你呀,真是只小馋猫。”

霍诗卿有些不服气,鼓起粉腮,一双杏眼里亮亮的,娇声道:“不是母妃先说的吗?怎么又是卿卿馋?”

“好好,都是母妃不对,卿卿不馋,”霍夫人见她这幅样子,乐得不行,“走了,去母妃的院子里,这也晌午了,怎么也不能饿着我们卿卿。”

她顺势站起身来,霍诗卿挽上她的手,母女二人带着一排俏丽的丫鬟,从花园里经过,也是给因着冬天荒凉不少的园子,染上抹好看的景色。

看着树上难得的几朵红梅,霍诗卿正自顾的寻着野趣,见它们着实喜人,忙拉着霍夫人的袖子,让她也瞧瞧。

“不是记着吃饭吗?怎又瞧上了花。”霍夫人笑道,霍诗卿这次醒来,行事是成熟不少,可骨子里还是个软软的孩子。

“好看啊!”霍诗卿忍不住凑近,一双美眸一眨不眨的瞧着红梅,小小的一朵,却说不出的娇艳。

霍夫人瞧她像小孩子一样,去嗅花的香气,还小心翼翼的用指尖碰树上的雪,便笑道:“卿卿,你要是这么喜欢梅花,明儿收拾一下,去你外公家,镇国公府后院有一片梅林,可是难得的美景,以前你身子不好,冬日也不愿出门,所以也就没见过,这次倒是可以去瞧瞧。”

平成王府这些日子不平静,霍诗卿也难以安心,虽说现在问题解决了,可是霍夫人还是想让霍诗卿出去转转,也算是散心。

“好啊!”霍诗卿转头对霍夫人甜甜一笑,她也很是想念外公外婆。

严肃固执,爱板着张脸教育人,但一见她委屈,就心疼的不行,忍不住护她的外公,还有疼她宠她,让霍夫人都有些头疼的外婆,真是许久不见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外公外婆很疼她,每次见她也想的不行,但却从没有主动来找过她,甚至都没有下过帖子来让她去镇国公府,表兄表姐也喜欢她喜欢的不行,可是回了平成王府,那边也是一点儿消息没有。

前世,因着这些原因,她有时和镇国公府那边的人难免多了些隔阂,毕竟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主动去给表姐递了帖子,邀请她来平成王府,那边却每次都没有时间,以她的性子来说,对她打击确是挺大。

在她婚前,镇国公府唯一一次插手她的事情,就是主动定下了她和燕王的婚事。

后来她嫁给沈子轩,因着镇国公府倒了,沈子轩才对她冷淡下来,有次沈子轩醉酒,她才知道,她嫁给沈子轩以后,为了沈子轩对她好,镇国公府做出多少让步,沈子轩又借着她的名义在镇国公府的势力里插了多少自己的人,甚至镇国公府这个庞然大物倒下,获得最多利益的也是沈子轩,可谓他的夺嫡之路上最大的功臣。

那时,霍诗卿才明白外公外婆他们一直那么喜欢自己,虽说她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想对外人表现出来,可是经过前世的磨练,她也知道人生在世,都有不少难言之隐。

她不会逼着他们告诉她,但是她想更爱他们,因为他们值得。

霍夫人见霍诗卿答应的这么爽快,也有些诧异,每次霍诗卿去镇国公府总有些不愿,这次这么干脆,也是难得,“好,那母妃等会儿就下帖子,你外公外婆这些日子也是很想念你,你可不要怨他们不来见你。”

霍诗卿使劲点点头,一切她知道的,他们怎么会不想自己呢?她温和的笑道:“母妃,我不会怨他们的,卿卿真的很想他们。”

真的很想。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