融冬时节,难得的大晴天,阳光洒在人身上,暖融融的,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也不再缩脖子缩手,临近春节,这天也多了分暖。

霍诗卿掀开马车的车帘,露出一角缝隙,见墙下面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团子,是那野猫在晒太阳,远远望去,像是一个个围脖团成球,霍诗卿不由笑了出来,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好若白玉。

琉璃坐在她一旁,看她这样,忍不住打趣道:“姑娘,你这从早上一醒来,就笑得这么开心,镇国公知道了一定很开心。”

“我这也是想他们了。”霍诗卿还在不停望着街上,以前她不喜欢出门,现在重来一世,倒是爱上了街上的烟火气。

突然,霍诗卿瞧着街边的首饰铺子门口有道熟悉的身影,俏丽的女子身着白衣,依偎在身边男子的怀里,也不管行人的眼光,竟是霍诗莹和沈子轩,这二人果然这时候就勾搭上了。

霍诗卿不由多瞧了两眼,前世霍诗莹和沈子轩一直装不认识,还是她带着霍诗莹见了几次沈子轩,二人才交谈起来,不过一直不热络,她还希望两人关系更好一点儿。

想起前世的自己,霍诗卿脸上带着苦笑,她的眼光还真不怎么好。

平成王府和镇国公府离的虽说不近,但马车的速度轻快,霍诗卿没想多少前世的憋屈事,这镇国公府就到了。

霍诗卿被琉璃扶着下了马车,低调的进了镇国公府,一点儿也看不出镇国公府的欢迎来。

一进镇国公府大门,霍诗卿的表姐顾兰就迎了上来,她满脸欢喜,眼中满是关切之意,上前小心翼翼地扶着霍诗卿,见她气色不错,她才暗自点头,温声道:“卿卿,前些日子可是吓死表姐了,这霍诗莹也着实可恶,幸好我们卿卿有福,才没出什么大事。”

她站在一旁扶着霍诗卿的胳膊,拉着她往里面走,“听二姑姑说你要看梅林,姐姐这就带你去,你可是赶巧了,这几天梅花开的最美。”

她这一通话下来,霍诗卿连个回答的机会也没有,兰姐姐还是这么一副急脾气,从小就风风火火的,镇国公没少说她不像个姑娘,一点儿也不静,不过她也改不来。

不过这时候顾文就要出场了,霍诗卿笑着看了眼顾文,他扯扯嘴角,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,上前拉住顾兰,“阿兰,卿卿一路赶过来,连口水都没喝,你先让卿卿休息休息,那梅林又没有长脚,也跑不了,你急什么,而且外公外婆他们还在等卿卿,你要是带着卿卿跑了,我怎么去说。”

顾文是镇国公手下得力干将留下的遗腹子,他父亲战死沙场之后,镇国公府收养了他,他就成了霍诗卿舅舅的第三个儿子,也就是霍诗卿的三表哥。

他人如其名,性子温和,说话不急不躁,永远都是一副哥哥的模样,爱喜文弄墨,和霍诗杰关系颇好。

就是这么一个状元的好苗子,上辈子在镇国公府倒下后,却毅然弃笔从戎,成了边疆有名的儒将,也守住了镇国公府最后一点基业。

前世他加入沈飞燕麾下,直到沈飞燕夺位成功,他也没有成亲,霍诗卿知道他喜欢顾兰,只是他是个有傲骨的人,他希望自己出人头地之后,再娶顾兰,而不是只是镇国公府的养子。

可是一个沉着不说,一个毕竟是姑娘,就算性子再大大咧咧,也不可能说什么,就这样,两人生生错过了对方。

霍诗卿望着眼前温和笑着的顾文,还有风风火火的顾兰,鼻尖不禁发酸,真好,两人还可以打打闹闹。

“我这不是见着卿卿开心吗?一时忘了。”顾兰不好意思地挠挠脸,转头看霍诗卿,“卿卿,你可是……,卿卿,你怎么哭了。”

顾文听她这么说,也凑上前来,满脸担忧的望着霍诗卿。

霍诗卿用手帕擦擦眼角,将脑袋靠在顾兰肩膀上,小声道:“我想兰姐姐了,也想三表哥。”

重来一世,霍诗卿只觉得好似一场美梦,这些曾经离去的人,又变得这么鲜活,一切都有些不真实,让她害怕这些只是个梦。

可是手上碰触到的一切,又告诉她这些都是真实的。

顾兰以为是他们前些日子一直没去看霍诗卿,让霍诗卿有些委屈,毕竟她病得那么重,镇国公府都没派人去过,心里愧疚的不行。

关于这件事,她没少在镇国公府闹过,可是父亲母亲包括镇国公和镇国公夫人,大家都是急得不行的模样,却就是不派人去。

打小她就觉得奇怪,明明她和卿卿那么好,他们也都喜欢卿卿,可是她要去找卿卿,大人们却只能拒绝,无论她怎么闹,都不行。

她是家里的小辈,她知道长辈有些事瞒着他们,可是她也没办法。

“卿卿,前些日子,你生病的时候,我们不是不想去看你,只是……”话到这里,她不知道怎么接着说下,她也不知道只是什么。

“总之,奶奶他们真的很担心你,你不知道奶奶每天都去念经,为你祈福,爷爷都去了,要知道,他平日里最不喜这些。”顾兰只能说些她看到的,希望霍诗卿能明白他们的心意。

霍诗卿摇摇头,水洗的眸子温和明亮,“兰姐姐,你不用说这些,卿卿都明白的,镇国公府的人都很疼卿卿。”

听她这么一说,顾兰到有些忍不住了,一双明亮的眼睛也开始泛红,“卿卿,姐姐真的很想你。”

顾文有些头疼,这一见上面,两人的眼眶就红的像兔子一样,被家里的大人看到,又要心疼了。

“好了,好了,阿兰卿卿你们都别哭,哭了可不好看了这大人还在等着咱们,先走吧!”

“哭怎么了,那天听到卿卿的事,你不是也红眼眶了吗?”顾兰抽抽鼻子,瞪着一双兔子眼睛,毫不客气的拆穿顾文。

顾文把手帕递给她,叹气道:“对对对,就是不知道那个哭的天崩地裂的是谁?反正绝不是我们兰姑娘。”

顾兰接过手帕作势要打他,他笑着躲过,“阿兰,卿卿还在,你这个姐姐就不能保持一下风范。”

顾兰拉着霍诗卿,把他甩在身后,“卿卿,我们走,不要搭理他。”

霍诗卿笑弯了一双眸子,这两人就是一对活宝,她以前就喜欢和他们在一起聊天,两人永远都是这么阳光的感觉。

霍诗卿上次来镇国公府的时候,还是夏末,虽说许久不来,不过顾兰一路带着她,给她讲院子里新移过来的花,以及府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趣事。

要是顾兰讲的不清楚,或是讲错了,顾文就在一旁给她补充,这时候两人难免要斗嘴几句,却也是热闹极了。

镇国公府以武起家,园子不显得精致,倒是大气,府里来往的下人也精武干练,走起路来带着军营的气息,据霍诗卿所知,镇国公府的下人大多都是军营出身,有些是退伍的老兵,看着不起眼,可是一认真起来,满身的气势能把人吓破胆,这些可是战场上厮杀下来的。

几人就这么穿过镇国公府曲折的花园,来到了中屋。

富态的总管一见他们来了,忙露出笑脸,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,“姑娘少爷来了,镇国公和大爷他们都在里面等着呢?卿姑娘,大家伙都很想你。”

别瞧他笑的和尊弥勒佛一样,当年战场上也是一号人物,给霍诗卿的舅舅当了八年亲兵,一身功夫在军里也是不小的威名。

霍诗卿笑着说:“富叔,卿卿也很想你。”

她小的时候,来镇国公府,富叔可没少逗她开心,还给她拿木头雕过小人,这些霍诗卿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富叔给他们打开门,顾兰挽着霍诗卿的手就走了进去。

霍诗卿一进去,就见镇国公府的四位长辈都坐在上面,她福福身子,还没等说话。

镇国公夫人直接走到霍诗卿面前,拦住她,“卿卿,不用这样,先让外婆看看你,都瘦了。”

镇国公夫人摸摸霍诗卿的脸颊,心疼的不行,卿卿原本身子就单薄,娇养着才养出点肉,这下又没了。

大太太也凑了过来,握住霍诗卿的手,应和道:“确是瘦了。”

她赶忙吩咐一边的丫鬟,把府里藏着的极品燕窝炖了,给霍诗卿补补身子。

“这可是宫里赏赐下来的,绝对对你身子好,卿卿。”吩咐完,她还不忘告诉霍诗卿一句。

她跟霍诗卿见面的机会其实不多,可是霍诗卿长得就招人心疼,身子弱又爱撒娇,她也是一直疼爱她,只是因着府里的原因,不能常常见霍诗卿。

虽然她也有女儿,可是顾兰从小就大大咧咧的,还喜欢舞刀弄枪,让她这个母亲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她也希望有个软软的女儿,所以她内心很是喜欢霍诗卿。

霍诗卿眼眶见着几位长辈,心里也欢喜的很,眼眶不自觉泛红,软声道:“外婆,舅妈。”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