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卿的话一出,刘姨娘母女的哭声一顿,屋内陡然静了下来。

原本候在一旁的翡翠,直挺挺地跪在霍诗卿的榻边,面如土色,泪也落了下来,泣道:“姑娘,我没有给你下药,我什么也不知道。你要信我啊!”

说完就砰砰磕头,一下就见了红,但也不见她停,只嘴里不停说着我没有。

霍诗卿急急拦住了她,“翡翠,你先别急,好好讲清楚当日的事,我自不会冤枉你。”

她一向与人为善,待下人也极好,自是不愿意冤枉翡翠,但上辈子白玉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场面,就想她心里的一根刺,提醒着她要小心身边人,而翡翠在这件事上又颇有疑点,让她着实放心不下。

翡翠一愣,看着四周的主子下人都看着自己,她面色犹疑,指头紧紧搅在一起。

“你莫怕,说说那天发生的事……。”霍诗卿用鼓励的眼神看着翡翠,循循善诱的说道。

“卿卿,你也不信我吗?”女子动人的哀泣声打断了霍诗卿的话。

“我打小就疼你,你生病了我一直陪着你,你,连得了块糖,也自己舍不得吃,先要去给你。这次确是莹姐姐误了你的好事,可那也是我看你一直害怕燕王,连谈起他都愁眉不展,说是不愿嫁他,才猜错了你的心思,你要怪我,我不在意。”

少女轻咳两声,看向霍诗卿,眼里似有万般委屈,她露出个苦笑,“我不在乎母妃罚我,也不在乎下人的看法,但是唯有卿卿你不能冤枉我啊!我从小到大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。”

说到这,娇媚的少女呜呜低泣起来,听语气真的委屈的很。

“阿莹,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愿意嫁给燕王,难不成是我记错了?”

霍诗卿的声音充满了疑惑,她私下里是害怕燕王不错,可她生性温顺,既然已经定下了和燕王的婚事,她怎么可能说不愿。

霍诗莹的哭声一顿,一脸不可置信,似是没想到霍诗卿会反问她,哽咽道:“卿卿……”

说完她一副撑不住的模样,泪簌簌而下。

刘姨娘忙安抚霍诗莹,片刻后她抬起头,红着眼眶看着霍诗莹,缓缓道:“卿卿,我知道我没资格说你,但是阿莹她………”

她抽泣一声,私欲开口,霍夫人直接堵住了她,“知道自己没资格说,就别说,还有卿卿是嫡女,你这个妾有什么资格叫她卿卿。”

刘姨娘标志的脸僵了一下,委委屈屈地撇了一眼平成王,就继续低下头默默垂泪,这下连哭声都不敢出了。

平成王拍了一下桌子,“够了,你何苦要这样作贱人,柳氏也只是想替自己女儿说句话。再说了,你们当年关系也极好,你打小就护着她,怎么现在这么羞辱人。”

他上前拍拍刘姨娘的肩,安慰美人。

一听这话,霍夫人怒极反笑,“霍均,你也好意思问我为什么羞辱她。对啊,我当年是护着她,护了那么多年,护出条白眼狼来,我还没委屈呢?她先委屈上了。你怎么不说说我当年怎么对她,你们又怎么对我的。真的,当着卿卿的面,我给你留几分面子,你可别逼我。”

霍夫人翻个白眼,要放到以前她自是不愿意当着霍诗卿的面提这些,现如今柳氏都可能给卿卿下药了,平成王还护着柳氏母女,让她原本就凉的心更冷了几分,也就懒得保持平成王在霍诗卿面前父亲的颜面了。

“你!”

“你什么你,我说的有错吗?你自己想想,她好好的正室不当,非要给你做妾,不就是自己送上门让我羞辱吗?还有,当我不知道你一直补贴她们吗,还一块糖都舍不得吃,糊弄小孩子呢?”

她出生高门,母家强势,也不害怕平成王。

这么多年,她早就看透了平成王,就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草包,虽也为自己的丈夫如此不堪难过过,但好歹她还有一个女儿,女儿就是她的逆鳞。

平成王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他狠狠振袖,指着霍夫人,问道:“你到底要怎样?”

“给卿卿讨个公道,也给府里一个交代,平成王嫡女在平成王府被人下药,还连个犯人都查不出,传出去,岂不笑掉人大牙。卿卿你接着刚才的问,我看这次谁敢打断。”

霍夫人揽着霍诗卿,一字一顿的说。

“翡翠你接着说吧,你清楚我的脾气,莫怕。”

霍诗卿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,但却带了股不容拒绝的味道。

听出霍诗卿要追究到底的意思,翡翠面色又白了两分,她垂着头,低声怯懦道:“那天,姑娘说要吃甜粥,我就和往常一样去厨房取了甜粥。”

“姑娘,你要信我,我真没有下药。”

她的容貌不算出彩,但面相端庄,平时又温顺,如今这样悲泣,倒也充满真诚,让人不禁信了三分。

霍诗卿嗓子火烧火燎的,干得厉害,她端起茶杯,抿了一口,润润喉咙,“母妃,把厨房的人叫来吧。”

“厨房的人,这几日都查过了,俱是清清白白。”

霍夫人嘴上这么说,还是吩咐丫鬟把厨房的人叫来。

一会儿,厨房的下人就都来了。

一个领头的厨师站了出来,先跟平成王霍夫人霍诗卿行了个礼,才说道:“那日卿姑娘想吃甜粥,小的就做了,小的保证,那粥我一直盯着,眼都没离开过,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在厨房里下的药。小的是平成王府的家仆,祖祖辈辈都在平成王府,怎么敢给主子下药。”

霍诗卿瞄瞄翡翠,又看看厨房的众人,白玉一般的脸上显出为难之色。

平成王看着这样的场面,突然插话:“行了,大总管,给我搜,把这些下人的房间都搜一边。”

看霍夫人正欲开口,他又说道:“我想清楚了,卿卿毕竟是我的女儿,要是这件事这么过去,是丢了我平成王府的脸,这样你可满意。”

霍夫人哼了一声,也不言语。

府中搜查的很快,半个时辰的功夫,大总管就回来了。

他向着主子们规规矩矩地行了礼,然后拿出一个小纸包,“王爷,王妃,这是在翡翠房里搜出来的,卿姑娘猜的不错。”

说完他一挥手,下面的仆人上来抓翡翠。

翡翠哭的声嘶力竭,“姑娘,不是我,我是冤枉的,姑娘你信我。”

“等等,”霍诗卿开了口,“翡翠她平时根本不出府,那来的药?她又为何不愿我嫁燕王?”

“姑娘,我刚刚询问过,翡翠她偶尔会回家,怕不是就在那时候买的药。至于第二个问题,奴才也问过翡翠附近的人,听他们说,翡翠打听出您出嫁的时候不打算带她去,那她就不是平成王府的大丫鬟,待遇要降,翡翠对此颇有微词。她的想法是过两年,她嫁个好人家之后,姑娘再嫁,对她最有利处。”

大总管对答如流,神色也恭恭敬敬,挑不出一点差错来。

“你从哪打听出来的。”

霍诗卿细细打量了大总管一番,这个大总管是父王前不久招的,上一世他一直表现平平,霍诗卿对他的印象并不深。

今儿对他细细观察之后,霍诗卿觉得这人面熟,似乎在哪里看到过,却一时想不起来,不过她敢肯定,她见他的时候,那时他的身份一定不是平成王府的大总管。

“是从翡翠的父兄哪里,可用奴才把他们唤来,询问一番?”

话音未落,一直挣扎的翡翠,急了起来,连忙喊道:“不要叫我父兄来,我……认罪。”

她整个身子软了下去,像破布袋一样,目光也随之暗淡下来。

“好大的胆子,”平成王拿过药包,扔在了翡翠身上,“大总管,你负责把她发买了吧。”

像翡翠这种从小卖身在平成王府的,府里都有她的卖身契。

平成王夸赞大总管两句,转过身来问霍夫人:“怎么,事情真相已经水落石出,是卿卿身边的人下药。你呀,以后可莫要冤枉好人。”

说着他就要扶起跪在地上的刘姨娘母女。

“慢着,父王。”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