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诗卿闻声望去,那个姑娘被李平拽着,深深低着头,看不见脸,她穿着身粗布衣裳,寻常极了。

她想起刚刚丫鬟进来禀告的时候,说燕王带了个姑娘来,看来就是她。

二人应该没什么关系,该是丫鬟没见过这种场面,到叫人误会了。

霍诗卿这样想着,心也不自禁地稳了下来。

不过燕王为什么会带着她进来,这个丫鬟不是逃了吗?她刚要出声让那个姑娘抬起脸来瞧瞧,燕王就发话了。

“什么丫鬟?”

霍诗卿还没开口,平成王就抢着回答了,“就一个逃家的小丫鬟,说出来也耽误王爷的时间,琉璃大抵是看错了,我们府里的丫鬟怎么会在燕王殿下这里。”

他额头细汗冒出,也来不及擦,笑了两声掩饰自己的紧张,紧紧盯着李平手里的姑娘,刚刚出去迎接燕王的时候,他倒是看到了她的脸,但他也没见过这个人,只瞧了一眼,觉得不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就不在意了。

刘姨娘和大总管也望向了那个丫鬟,面色紧张,现在他们都和平成王一个想法,那个丫鬟不可能在燕王这里。

燕王没在意平成王说的话,他深邃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霍诗卿,自是察觉到她刚刚欲开口,所以他对霍诗卿淡淡道:“你说。”

霍诗卿星眸微抬,看他棱角分明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,但那双黑眸却安安静静的望着她,他是很认真的要听她的话。

“卿卿,府里的家事就不要打扰燕王殿下,殿下公事繁忙,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浪费殿下的时间。”

他满脸诚恳,似是在训斥不听话的孩子。

燕王不满的扫了一眼平成王,冷漠地道:“平成王大人,是本王叫霍姑娘说的。”

平成王满脸尴尬,张张口,还打算说些什么。

“你说吧,本王在。”

燕王的声音难得柔和了一点。

霍诗卿抓紧披风,心里组织组织语言,将今日的事顺顺,才对燕王微微一笑,露出两颗梨涡,然后把今日的事娓娓道来。

她的话也没添油加醋,而是原原本本实话实说,虽是这样,燕王听的过程中还是阴沉了脸,一双寒眸里闪过万千冰雪,一股毫不遮掩的杀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。

李平看着这样的燕王,暗自咂舌,这个平成王和他的妾室也是厉害,胆大包天,熟悉王爷的人都知道,王爷这次彻底怒了。

燕王转身坐在了软榻旁的椅子上,收敛了浑身的杀气,他平日也是这般面无表情,所以平成王也没看出什么。

“燕王殿下,家丑不可外扬,今日污您耳朵了,不过卿卿也说了那个丫鬟早逃出府了,这……事实也不好查。”

平成王心里发苦,他也不知道今日燕王怎么又来了,还非要插手这件事。

“这不巧了吗?”李平哈哈一笑,“平成王大人你可要谢谢我们王爷,这个人应该就是你们府里的丫鬟,我们就是看一个丫鬟偷偷摸摸从后门出来,抓住的她。”

平成王瞪向李平,满脸不可置信。

“这么巧?”霍诗卿杏眸瞪圆,直直望着燕王。

燕王点头应了一声,“就因为这件事,本王才过来。”

李平揶揄的看向燕王,心里暗道,王爷说瞎话的本身越高了,也不知道谁昨儿就派府里兄弟就守了门口,今儿又是谁一路从皇宫赶到平成王府。

当然这些话他也只能心里腹诽一下,要是让他去和燕王说,他是万万不敢的。

“抬起脸来吧,别低着了。”李平拽拽手里的丫鬟,示意她抬头。

丫鬟身子抖的厉害,却始终不肯抬头。

李平啧了一声,“你说你,怎么就这么倔呢?”

说着直接上手抬起了她的脸,面如土色。

霍诗卿一看,确是那个叫她来上房的丫鬟。

她冲着燕王点点头,“是她。”

李平手里的丫鬟使劲挣扎起来,“不是我,不是我。”

刘姨娘扑上去抱住平成王的大腿,泣道:“王爷,说起来这个丫鬟也只有卿姑娘和琉璃见过,她们怎么说,都行啊!”

霍夫人气笑了,“柳氏,人可是燕王殿下送来的。”

“燕王殿下不是向来和镇国公府交好。”话说出口,刘姨娘面色愈发苍白,她心急说错了,这意思不就是她怀疑燕王,这个责任她那担得起。

她不再敢言语,只抱着平成王的腿痛哭出声。

平成王忙向燕王告罪:“臣这妾室就一妇道人家,冲撞了燕王殿下,还请殿下不要在意。”

“本王看起来脾气很好吗?”燕王冷冷的反问平成王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平成王心里也责怪柳姨娘,怎么就这么抢着说话,也不看看眼前多了尊煞星。

“李平,上规矩。”燕王撇了眼痛哭的柳姨娘,淡淡吩咐,声音不大,却含着煞气,让人不由心头发凉。

李平松开抓着丫鬟的手,丝毫不在意平成王欲噬人的目光,从他手里拽出柳氏。

无视柳氏的哭喊,他毫不客气的对着柳氏的脸抽了起来,没一会儿柳氏脸就肿若猪头,丝毫不见曾经美艳动人的样子。

平成王心里滴血,可他却没有胆子阻拦燕王。

论起身份,燕王是当今皇弟,实权王爷,他就一凭借祖上蒙阴,才继承了爵位,怎敢和燕王对抗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李平才停下,柳氏的脸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“王爷,还打吗?”

燕王扫了还昏在地下的霍诗莹一眼,“先把这个昏的弄醒。”

李平嘴里答应着,“这个简单。”

还没等她碰到霍诗莹,她先睁开了眼,重新跪在地下,“燕王殿下,阿莹已经醒了,不用了。”

这个李平手劲那么大,她怎么敢让他碰她。

燕王唇角微勾,嘲讽之意尽显。

霍诗莹好似没有看到,抱住一旁的柳姨娘,默默垂泪。

燕王扫过屋里跪着的几个女子,阴沉的目光定在逃跑的丫鬟身上,“本王知你害怕,但本王承诺,你若是从诚交代,本王饶你一命。”

丫鬟抖抖身子,抬起脸,交代起来:“奴婢是柳姨娘房里刚来的丫鬟,今儿柳姨娘身边的慧芳给了奴婢二百两银子,让奴婢及时盯着祠堂,那边一乱就去叫卿姑娘,然后奴婢就可以离开府,还把奴婢的卖身契给奴婢。”

“你胡说!”霍诗莹指着小丫鬟,满脸怒意。

“奴婢说的句句属实,奴婢手里还有二百两银子和卖身契。”说着她从包袱里掏了出来。

霍诗莹俏脸微白,急急辩道:“这也不能证明给卿卿下药的是我们,翡翠可和我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。”

“你确定。”燕王黑眸幽深,若寒山之巅,高不可攀。

霍诗莹楚楚可怜地点头,目光刚好扫到了霍诗卿。

霍诗卿窝在霍夫人怀里,垂眸看着她,面色平静,她尖尖指甲嵌入掌心,心里泛上浓浓怨气。

她和霍诗卿都是平成王的女儿,凭什么霍诗卿从小备受宠爱,就因为她是嫡女吗?

她一向自负才情、样貌、礼仪都拔尖的很,可外人提起平成王府的姑娘,还是只提那个病弱的霍诗卿,哪怕她甚少出现在燕京城的贵族宴席上,但外人依旧谈论她的美貌,她的家室。

她明明退了燕王的婚,这几日燕王还是对她念念不忘,一而再的登门。

她凭什么,就凭一个嫡女的身份吗?可父王明明喜欢的是她霍诗莹的娘亲。

浓浓的怨气在心里激荡,她却哭的越发委屈,她只是年轻的姑娘,哭的可怜,总能让燕王疼惜几分的,她暗自想到。

霍诗卿不就是喜欢这样哭吗?燕王那么喜欢霍诗卿,她自负容貌不差霍诗卿,所以也就学霍诗卿的样子哭起来。

燕王看她这样,紧皱眉头,冷目里的寒气愈胜两分,她竟然敢学卿卿。

心底越发恶心眼前的女子,这个女人也配和卿卿互称姐妹。

他直接掏出张纸条拍在桌子上,冷冷道:“翡翠的父兄在盛荣赌坊欠下三百两银子,就是你替他们还的,你还说你们不熟。”

霍诗莹面上再无一丝血色,身子不自禁的颤抖,却还咬牙硬撑:“燕王殿下,冤枉啊!我只是恰巧听到翡翠哭诉,才一时起了恻隐之心,帮她父兄还债。”

燕王冷嗤一声,寒声道:“本王昨日从平成王府离开,就派人去查了你,你和翡翠父兄早有来往,伙同外人毒害平成王嫡女,你可认罪。”

霍诗莹哭得越发厉害,不停磕头,“冤枉,冤枉。”

躺在一旁的柳姨娘也爬起来,跪在她身旁一起磕头。

燕王不耐烦的看着她们,挥挥手,“来人。”

平成王满头大汗,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,哀求道:“燕王殿下,请高抬贵手,阿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,这要去牢里,名声就没法听了。”

燕王对此不屑一顾,他知道心疼霍诗莹,怎么就不心疼卿卿。

看他一力阻拦,燕王冷冷开口:“平成王,你莫不是要宠妾灭妻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改错字

喜欢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请大家收藏:(book.800wxw.com)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800小说更新速度最快。